三中三10元赔多少:凈利潤近五年降八成,33家新三板小貸公司生存告急

【摘要】

  麻袋研究院  ·  2019-05-22 11:04
凈利潤近五年降八成,33家新三板小貸公司生存告急	 - 金評媒
作者: 麻袋研究院   

6肖中特网站 www.cyhfx.icu 激活民間資本、扶助“三農”和小微——曾被寄予厚望的小額貸款公司每況愈下:近三年來,共有1140家小貸公司關門歇業。本文以新三板掛牌的33家小貸公司為例,以微知著對小貸公司的發展一探究竟。

麻袋研究院認為,從新三板33家小貸公司的發展情況來看,影響小貸公司發展的主因,是其法律地位不明確,導致其資金來源及融資額度等面臨諸多限制,進而導致經營過程存在規模不經濟的問題;其次是小貸公司客群以“三農”和小微企業為主,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時,逾期上升,計提的資產損失準備相應大幅上升,嚴重侵蝕了小貸公司的營業利潤。

一、概況:收入、凈利潤下滑,營業成本上升

從地域分布來看,在新三板掛牌的33家小貸公司,江蘇省14家,浙江省6家,合計占比超60%,。詳情如圖1所示。

1.jpg

從注冊資本來看,33家小貸公司注冊資本合計72.2億元。其中,匯豐小貸最低,為5000萬元,海博小貸最高,為6.6億元。61%的小貸公司注冊資本在1億至3億元之間。在杠桿約束下,注冊資本相當程度上決定了小貸公司的放款規模。具體分布情況如圖2:

2.jpg

截至2018年末,33家小貸公司發放貸款及墊款余額合計108.1億元,同比下降2.7%。發放貸款及墊款平均值為3.28億元,2017年該值為3.37億元。

3.jpg

從近5年的財務數據看,33家小貸公司中,2017年實現盈利的有32家,2018年下降到28家。

麻袋研究院發現,自2015年以來,33家小貸公司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持續下降,且營業成本總體呈上升趨勢,尤其在2018年有較大攀升。

4.jpg

本文以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資產負債率和凈利潤增長率三個指標對33家小貸公司的盈利能力、償債能力和成長能力進行簡要分析。

2018年,新三板掛牌的33家小貸公司加權平均資產收益率的平均值為4.4%,2017年該值為6.4%。2018年僅有14家小貸公司加權平均資產收益率實現正增長,占比42.43%。

凈利潤增長率反映了一家公司的市場競爭力,即成長性。新三板33家小貸公司中,2018年有17家小貸公司凈利潤增長率為負,占比超過50%。最大值為2326%,最小值為-878.44%。2015年至2018年,33家小貸公司合計凈利潤增長率分別為:-2%、-24%、-9%和-68%。剔除3個極端樣本后,30家小貸公司的平均凈利潤增長率為-25%,2017年該值為-8.34%,新三板小貸公司生存情況不容樂觀。

從償債能力來看,2018年33家小貸公司的資產負債率最大值為42.64%,最小值為0.19%,平均值為10.65%,2017年該值為13.06%。與銀行業90%左右的資產負債率相比,小貸公司的負債水平較低。此外,33家小貸公司的資產損失準備充足率均不低于100%,償債能力及抗風險能力有保障。

此外,新三板小貸公司的發展情況與整個小貸行業的發展趨勢相吻合。據央行4月25日發布的《2019年一季度小額貸款公司統計數據報告》,與2018年四季度相比,小貸公司在機構數量、實收資本和貸款余額上均出現下降。截至2019年一季度,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7967家,環比減少166家,降幅2%;從業人員87231人,環比減少3608人,降幅4%;實收資本8293.24億元,環比減少69.96億,降幅0.8%;貸款余額9272.21億元,環比減少278.23億元,降幅3%。詳情如圖4所示。

5.jpg

二、業績下滑主因:資金來源受限和營業成本大幅上升

(1) 資金來源受限

《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規定,小貸公司的主要資金來源為:捐贈資金、由股東繳納的資本金和不超過兩個銀行業金融機構的資金融入。且小貸公司從銀行業金融機構獲得融入資金的余額,不得超過資本凈額的50%。

麻袋研究院梳理了33家小貸公司的融資渠道,發現小貸公司放貸資金來源主要為自有資金及銀行借款。融資渠道有限和從銀行等金融機構融入資金規模的限制,是影響小貸公司無法實現業務規?;⒄購馱黽佑凳杖氳鬧饕枇?。

小貸公司的客群以“三農”及小微企業為主。該類客戶往往缺少擔保、抵押等第二還款來源,風險較高,小貸公司從銀行融資變得越來越難。如鑫莊農貸,自2014年起,該小貸公司來自商業銀行的融資逐年下降,至2016年底,已無來自商業銀行的融資,靠公司業務規模擴大使凈利潤增長的方式變得比較困難。

(2) 業務及管理費大幅上升

小貸公司的營業成本主要包括業務及管理費、稅金及附加和資產減值損失,其中營業及管理費和資產減值損失兩項占營業成本的90%以上。

不少小貸公司的業務及管理費在2018年大幅上漲,如2018年虧損近2億的商匯小貸,發放貸款及墊款比2017年減少0.1億元,但業務及管理費占營業收入的比值卻從2017年的6.45%增至2018年的109.15%。

(3) 資產損失準備計提增加

此外,小貸公司不良率的上升導致計提的資產損失準備大幅上升。剔除4個極端樣本后,29家小貸公司2018年的平均不良率為7.1%,2017年該值為6.1%,與持牌消費金融公司約4%的不良率相比,小貸公司的不良率較高。

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小貸公司資產質量惡化嚴重,逾期上升,計提的資產減值損失準備相應增加,導致凈利潤減少。如通利農貸,2018年資產減值損失與營業收入之比高達225.6%,而2017年該值為61.7%,類似這樣情況的小貸公司不在少數。

三、頭部小貸公司如何經營?

雖然小貸行業目前處于“寒冬期”,但從新三板掛牌的33家小貸公司運營情況來看,仍有26家小貸公司在2014年至2018年連續五年盈利,只是不少小貸公司盈利能力不同程度出現較大幅度的波動或持續下滑。

從營收情況、經營效率(凈利潤率)及不良率等多個維度來看,三家發展較好的小貸公司分別為宏達小貸、黔中泉和鴻豐小貸,尤以宏達小貸最為突出。

6.jpg

(1)融資渠道多元

以宏達小貸、黔中泉和鴻豐小貸為例,據其年報,2018年宏達小貸短期借款2.5億元,1年期債務融資3.5億元,其中銀行借款2.5億元(利率6.09%-8%),關聯方拆入資金3.3億元;鴻豐小貸從銀行、股東及發行定向產品(委托浙江省股權交易中心發行的一年期理財產品)融資約1.2億元(利率8%-10.4%),而黔中泉的放貸資金則以自有資金(股本及盈余公積)為主。

(2)放貸規模大、邊際成本低

如前文所述,小貸公司的營業成本主要包括業務及管理費和資產損失準備金。除2018年,小貸公司的業務及管理費平均在1400萬左右,在職員工數在40人左右,相對保持穩定。但是,小貸公司融資渠道、融資杠桿的限制和小貸公司只能在注冊地所在縣、市范圍內經營導致小貸公司無法擴大經營規模,而存在規模不經濟的困境。

以宏達小貸和黔中泉為例。如表2所示,宏達小貸和黔中泉員工數、業務及管理費相差不大,但宏達小貸在貸余額卻是黔中泉的2.75倍,營業收入和凈利潤約是黔中泉2倍。營業成本基本保持不變的情況下,小貸公司業務規模在一定范圍內的擴張,則可使其邊際成本下降,實現規模經濟最大化。宏達小貸放貸規模遠高于黔中泉和鴻豐小貸,但營業成本卻與之相差無幾,是其在小貸行業的“寒冬”中仍能逆勢增長的重要原因。

7.jpg

四、小貸公司面臨的現實困境及解決方案

從各家公司年報可以發現,傳統小貸公司主要服務對象為“三農”及小微企業,具有很強的普惠價值,社會意義重大。

麻袋研究院認為宏達小貸的績優現狀與其多元化融資來源密不可分。因此,在中美貿易戰及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背景下,建議監管部門適度提升傳統小貸杠桿,擴大小貸公司資金來源。其次,在稅收優惠上向小貸公司傾斜,優化小貸公司生存環境,推動小貸公司向既“普”又“惠”的方向發展。

今年4月中旬有媒體報道,互聯網小貸有望迎來統一監管辦法,注冊資本金、杠桿倍數、單筆投放金額、征信接入等要求或將重新規定。然而,對傳統小貸行業,自《指導意見》頒發以來尚無其他全國性的監管政策出臺。

麻袋研究院認為,首先,在對小貸行業進行清理整頓和風險出清后,監管部門應對傳統小貸公司的法律地位予以“扶正”,在中央統一政策加強監督的前提下按屬地原則進行監管。其次,給予小貸公司的涉農、涉微貸款收入更大稅收優惠和政策補助,鼓勵小貸公司在“三農”和小微貸款領域與其他金融機構錯位競爭。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關熱帖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